新聞中心 News
您當前所在位置:棋牌游戏开发论坛 > 新聞中心 > 行業新聞 >
行業新聞

丟身份證后名下注冊空殼公司 奔波半年注銷不成

2019-05-17    作者: 希明財務

  身份證一旦丟了,帶來的麻煩超乎想象。

  去年8月,申城一家銀行的工作人員溫女士接到單位通知,總行在巡視中,發現她名下注冊了一家企業。而按照單位規定,員工不允許在外有經營活動。溫女士必須要“整改”,及時脫離和這家企業的關系。

  事情難就難在這。溫女士稱,這家企業實際上和她一點關系都沒有,屬他人盜用她信息注冊。而她的身份信息之所以會被盜用,可能和丟過一次身份證有關。為了注銷這家不屬于自己的公司,半年多來,溫女士多方求助,卻至今未能成功注銷。

  “不存在”的空殼公司

  溫女士告訴記者,她名下出現的這家企業名為“上海湖顧電子科技有限公司”。登記信息顯示,該企業注冊于2016年6月1日,地址位于上海市靜安區江場三路250號306室,注冊資本500萬元,法人名為“郝瑞欣”。溫女士是企業的股東和監事,占有40%的股權。

丟身份證后名下注冊空殼公司 奔波半年注銷不成
△圖為“湖顧電子”的工商登記信息。

  自己怎么突然成了一家公司的股東?去年8月,得知消息后,溫女士第一時間前往江場三路,試圖找到這家公司問個究竟,“去了發現,地址是存在的,但并沒有這家公司。”

  解放日報·上觀新聞記者日前也前往該地址查看,發現江場三路250號這幢樓屬于“市北高新技術服務業園區”。樓內1樓至5樓,均是一家名為“德凱質量認證”企業的辦公區,3樓整個樓層目前正在重新裝修。記者找到了“德凱”的一名員工詢問,他告訴記者,“德凱”自這幢樓對外出租后就已入駐,3樓也一直是自用,不可能轉租給他人注冊企業,也從未聽說過“湖顧電子”這家企業。也就是說,“湖顧電子”的注冊地址是虛假的。

丟身份證后名下注冊空殼公司 奔波半年注銷不成
△江場三路250號3樓整個樓層目前正在重新裝修。

  地址行不通,溫女士轉而前往該區域所屬的彭浦鎮市場監督管理所,希望能翻看企業的注冊信息,找到能用的線索。市場監管所的工作人員向溫女士出示了企業的注冊材料,材料顯示,該企業為“委托代理”注冊。材料中確實有溫女士的身份證復印件以及溫女士簽字的委托書,“但我一眼就看出來,委托書上的名字不是我簽的。”溫女士要求市場監督部門提供經辦人留下的電話,質問對方為何捏造簽名,遭到拒絕。

  工商部門的公開信息還顯示,該企業2017年、2018年均未按規定公示年度報告。顯然,該企業也無任何實際業務。

  注冊空殼公司做什么?

  聯系“湖顧電子”的注冊時間2016年6月1日,溫女士斷定,身份信息被盜用,和她2016年2月26日在天津高鐵站將身份證丟失有關??墑?,溫女士稱,她在當年2月27日就已補辦新的身份證,并將舊證掛失。

  掛失后的舊證,為何仍能被用來注冊企業?記者詢問了市場監管部門,據解釋,辦理企業登記,在有經辦人代理的情況下,只需出示“經辦人身份證復印件、委托人身份證復印件以及帶有委托人簽字的委托書”,即可登記辦理。在無特殊情況下,對委托書的簽字只進行“形式審查”,而不做實質性審查。委托書及簽字所涉及的法律責任,均由經辦人承擔。審查的寬松,是他人盜用信息后能輕易注冊成功的原因所在。

  那么,注冊這樣信息虛假、沒有業務的空殼公司,有什么用呢?“湖顧電子”法人“郝瑞欣”名下的另一家公司吸引了記者的注意,這家2015年底注冊的名為“儀征欣德建材貿易有限公司”的企業,也同樣存在未按規定公布年度報告等經營異常行為。但是,“儀征欣德”并非沒有“業務”:經江蘇省儀征市國家稅務局稽查局檢查,發現其在2016年1月1日至2016年10月31日期間,對外虛開增值稅銷項發票80份,金額349.54萬元,稅額59.42萬元,已依法移送司法機關。

丟身份證后名下注冊空殼公司 奔波半年注銷不成
△儀征欣德建材貿易有限公司因對外虛開增值稅銷項發票被查處。

  差不多同時間注冊的“湖顧電子”,顯然也可能被用于虛開增值稅發票。市場監督部門的一位工作人員介紹,此類現象在“營改增”以后,即2016年、2017年時,一度較為猖獗。不法分子不斷利用虛假身份材料,注冊成立新公司,在無真實貨物交易的情況下,給其他企業虛開增值稅專票發票用于抵扣成本,收取費用。而之所以要用他人的身份,便于虛開發票且逃稅后逃避法律的懲處。不過,據介紹,隨著這兩年查處力度的加大,“如今購買虛開發票的企業已比較少,相應盜用信息開公司的事,也較少有人做了。” 

 

  舉報半年多未成功注銷

  去年8月24日,溫女士向彭浦鎮市場監督管理所舉報信息被他人盜用注冊企業,并要求注銷該企業。彭浦鎮市場監督管理所為她做了筆錄,并留下了溫女士自己的簽名,承諾會進行調查處理。去年10月11日,溫女士再次前往彭浦鎮市場監督管理所,詢問案件處理進展。辦案人員告示她,初步調查顯示,注冊經辦人或公司法人涉嫌盜用他人身份證注冊公司,接下來會進行“筆跡鑒定”,只要確認委托書上確非本人簽名,即可為其作注銷處理。

  迫于單位壓力,去年11月19日、11月26日,溫女士多次催問案件辦理進程,辦案人員告知她,仍在等待安排經費進行筆跡鑒定。去年11月底,溫女士在“12315”平臺再次對自己的身份信息被盜用一事進行了舉報。11月30日,靜安區市場監督管理局書面回復溫女士,稱“被舉報人涉嫌提供虛假材料獲取登記,我局已立案調查。”

  一等又是4個多月。等待中,今年3月19日,“湖顧電子”因“成立后無正當理由超過六個月未開業,或者開業后自行停業連續六個月以上”,被靜安區市場監督管理局吊銷營業執照。但公司仍未注銷,處于“存續”狀態。

丟身份證后名下注冊空殼公司 奔波半年注銷不成
  △今年3月19日,“湖顧電子”因“成立后無正當理由超過六個月未開業,或者開業后自行停業連續六個月以上”,被靜安區市場監督管理局吊銷營業執照。

  今年4月8日,見遲遲沒有下文,溫女士又致電“12345”反映情況。只是這次,溫女士改成投訴靜安區市場監管部門“舉報8個月沒有結果”,存在“不作為”。在隨后的溝通中,市場監管部門向溫女士解釋,稱“案情復雜,仍在辦理中”。而最核心的“筆跡鑒定”,仍然在等待安排。

  “被老板”后普遍注銷難

  當年猖獗的盜用身份信息注冊企業的現象,如今留下了不少“后遺癥”。在“12345”市民服務熱線,記者找到了不少與溫女士類似的求助和投訴。

  身份被盜用,會給當事人帶來什么樣的影響?張女士在一次購買理財產品的過程中,將身份證給予他人辦理業務。豈料,其身份信息隨后被盜用,于2015年4月被人拿來注冊了“上海銘九金融信息服務有限公司”。該企業此后因一樁房屋租賃合同糾紛案,成為了失信企業,張女士也因而被列入“失信人員名單”,如今出行連購買車票都不方便。李先生于2016年被盜用身份信息,成為了一家名為“上海宏碩國際貿易有限公司”的法人。由于該公司存在多項經營異常,李先生也被市場監管部門列入了“黑名單”,無法辦理相關業務。

  要撤銷這些和自己并沒有關系的企業并不容易。據記者了解,市民需要提供情況說明、公安機關出具的身份證補辦證明、新的身份證復印件等材料,用于舉證相關企業注冊材料中的身份材料系無效的。但即便能提交全套材料,企業的撤銷過程也耗時漫長。市民馬先生去年11月向寶山區市場監督管理局舉報身份證信息被盜用注冊了一家廣告公司,經過筆跡鑒定等一系列程序,耗時半年后,今年5月7日,涉事企業才最終被撤銷,而這已經算是較快的。

  溫女士等市民希望,市場監管部門能夠急市民所急,在處理類似的身份信息被盜用案件時能夠優化流程、提高效率,及時為市民“正名”。同時,也提醒申城市民,身份證丟失后應第一時間掛失補辦,同時妥善保存相關證明材料,以備不時之需。



上一篇:格力電器大漲成交額超40億元,子公司注冊資本增加300%

下一篇:馬運現身湖畔大學談創業!
展開

政務通在線客服